【出神入话】功名与利禄 文昌财神的信仰加乘

撰文/郑接黄
摄影/安培淂(raybet 摄影召集人)

个人的识字到地方的文教

定不少人的自小听过,种种「用功读书」的苦口婆心。对于书本传递知识的重视,但凡书页有字,长辈定会告诫:「袂使拆破字纸。」就连餐桌上都有「小孩子不能吃鸡爪,不然很会撕字纸」的穿凿附会,长辈们的禁止,透过尊重珍惜圣贤之字,来提醒读册人需有严谨的学习态度,也反映早期台湾教育的不普及,识字作为学问基础、权力象徵的崇尚心态。

一八八七年(清光绪十三年)台中大肚由地方仕绅鸠资创建「磺溪书院」,教授汉学,内设有「文昌祠」供奉五文昌(文昌帝君、魁星夫子、关圣帝君、孚佑帝君、朱衣夫子),为地方文教发展的中心,为现今台中大肚国小的前身。

王政纲说:「一座古蹟不仅是歷史溯源的回顾,磺溪书院的建筑形式、装饰艺术、空间规划,将尊卑、长幼、男女等观念,以及教学里的尊师重道等伦理道德,甚至是对学子的祝福与期许,具体而微地实现在这个教育环境里。」

有别于以神祇为主体所延伸出来的庙宇空间,书院以教育空间为主体,将文昌信仰如同以「百年树人」的精神,种植进入书院,茁壮地方的教育,让「文昌祠」除了祈愿、祝祷、看顾学子等信仰意义外,藉由星宿命运、传说典故中的圣贤榜样,在「有为者亦若是」的崇拜激励下,建构一套祈福祝愿、典范精神、伦理观念的士人思维,让供奉文昌神祇也成为提倡文教之一环。

考试文化下的文运昌盛

不论是人才选拔的「官位仕途」,还是教育体制的「学位前程」,由读书打造的锦绣未来,一路上,互为表里的「考试」如同一道道关卡,能过或不能,又或者一再撞墙的挣扎,甚至耗费心力的拐弯绕路,台湾的教育普及化,逐渐成为每一个人在学习歷程的必经心路。

同时,也存在着最大的变因,面对考试「既未知却又决定未来」的徬徨,以及具有相当程度的优劣竞争压力等,反映在文昌信仰,台湾各地庙宇普遍旁祀文昌帝君,特别讲究当中对于「读书具备,尚欠考运」的祈求,参拜学生除了祭品,大都准备「准考证影本」,放置文昌帝君神前,除了载录考生资料外,清楚明白的考试资讯(号码、科目、日期、时间、试场等)更将祈愿设定在现场应试的顺遂。

打拼为温饱,以及之后的「满足」

台湾早期「食饱未」的寻常问候,显示无论士农工商,对于一家三餐温饱的重视,生存的基本条件成为追求财富的基础。因此,对于财富的认知,众所週知的「财神爷」,大都为三官大帝中「天官」赐福的形象,具有「富贵由天」的意涵。

随着台湾社会型态转变、经济脉络演化,有些神祇会扩充「财神」之神能,或转型为财神代表,如土地公由「尊敬土地」到「有土有财」的文财神。尤以台湾经济起飞后,七零、八零年代,不怕无犁拖的肯做实干,钱淹脚目的富足景况,在温饱之余,问候语从「食饱未」变为「还未睏」的日操暝拼,重视财富的累积,更勇于追求财富,求财者也愈盛。以武财神为首的五路财神、八路财神、十路财神等财神论述的出现,对映现代社会的职能专责,强化了财神系统的专业分工,建构完整司职体系。

求财运动方程式

也许是经过赌博经济时期的歷史教训,自一九九九年以来,陆续发行的公益彩券,纵使偶有全民疯潮,人人做起发财梦,开奖前夕纷纷在脸书发文写下「明天不来上班」的豪语,却仍然没有那般沉迷,不偏废掉自己本身的理财规划,更加着重在自己的生涯发展。

桃园八德三清宫(五路财神庙)常年求财信众络绎不绝,祭典组组长叶靖瑞观察,几乎可以从中用来判断经济景气、产业兴衰,因此,对于信众所求之「财」,叶靖瑞则说:「可回推到个人职涯所碰到『工作』、『事业』、『生意』、『业绩』、『投资』等对应的报酬。」

然而财神信仰里,「许愿」与「还愿」的对等风景,容易忽略积极的人为努力,而陷入「只要拜财神就会得财」的片面思考,甚至就连求财这件事,关于金钱的追求,都具有「功利」商榷空间。对此,桃园八德三清宫(五路财神庙)住持邱妙真多年来,看待芸芸信众前来求财,用一句「现代人每日开门不只七件事(柴米油盐酱醋茶)了」来体会,追求钱财本来就是维繫、提升生活的重要部分。

~以上为文章之部分节录,全文及更多精彩内容请参阅《raybet 》~


台中大肚磺溪书院 ↑ 台中大肚磺溪书院,院内文昌祠供奉五文昌,以信仰辅助教育场所的学习心理,深化地方文教内涵。
高雄市文武圣殿的大成至圣先师 ↑ 受儒家思想影响,高雄市文武圣殿的大成至圣先师为芸芸学子庇佑学途顺利。
富贵由天 ↑ 民间认为的财神,有「天官」,具有「富贵由天」的含意。
福德坑西寒寺 ↑ 福德坑西寒寺里的神尊,多是赌博经济时期遭到信众丢弃。
台南赤崁楼文昌阁供奉魁星爷 ↑ 台南赤崁楼文昌阁二楼供奉的魁星爷,「魁」有第一与状元之意,隐含不想落人后的积极心态,在祈拜同时也是激励自己。

~更多详细内容请参阅raybet ~

相关文章

发表迴响

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。 必要栏位标记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