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福尔摩沙拾遗】培植荷兰神 武力征伐下的信服

撰文.图片/Lambert van der Aalsvoort

六二五年一月二十日,原住民族部落「新港社」(台南新市)的长老议会(Tackasach),同意以十五匹勘干(cangan)布为代价,出售一片名叫「赤崁」的土地给大员(台南安平)长官宋克(Martinus Sonck)。于是,移民者开始在赤崁的大员湾岸建造房舍、栽培作物、放牧牲畜,并在该区森林里採集竹子和狩猎。

长期以来,定居于此的新港社人忍受来自蔴荳社(台南麻豆)、目加熘湾社(台南安定)、萧壠社(台南佳里)等村庄不定期的突袭,因此新港社人向荷兰人提出派遣荷兰军队驻扎的要求,并获得同意。

为了展示武力,普特曼斯先是攻击目加熘湾社,迫使目加熘湾社长老到热兰遮城请降。同时,蔴荳社也派人求和,同意为期九个月的和平协定、支付罚金,以及归还被俘荷兰士兵的头颅和滑膛枪。

强而有力的传教方式

之后,蔴荳社违反和平协定,扣留荷兰士兵的头颅作为战利品。另外,由于新港社与Tamsuy社(屏东东港)素有世仇,新港社长老透过干治士,一再劝说普特曼斯出兵协助突袭:「派兵助战确实是让他们服膺基督教信条,一种最强而有力的方式。」

十二月二十九日,由荷兰士兵和新港社人组成的联军登船,先航向魍港(布袋好美里),但逆向的强风使船无法驶入通往麻豆的河流,改而往南驶向Tamsuy。返航时,若干新港社长老接受了基督教教育。

巴达维亚总督建议教育若干新港社人,使其达到能以方言教导其他村民的程度。牧师更希望由他们其中一人,带着四、五名经过挑选的孩童,回到荷兰共和国接受进一步的教育。

树立荷兰权威

一六三六年二月二十一日,来自二十八个村庄的原住民代表正式投降。他们献上盛装村庄泥土,并种着槟榔和棕榈树苗的碗,象徵将权力交给荷兰东印度公司。普特曼斯分送给代表一件黑袍、一根藤杖和一小面荷兰旗,象徵他们的地方政权。

尤罗伯走访新近顺服的村庄,蔴荳社人为他宰猪以示尊崇,并献上最好的酒。他在哆啰国(台南东山)、诸罗山(嘉义)、大目降(台南新化)受到欢迎,而Veroverang社(屏东万丹)也来求和。尤罗伯在六名新港社人和一小支部队的护送下走访放索,说明和平协定的条文,发现这里的方言与新港方言截然不同,于是编纂了三百字的临时词汇表。

基督教育的施行

此时有八百六十二位新港社人参加星期天礼拜。干治士返回家乡后,尤罗伯在他早期建立的基础上编纂了《基督教教理问答》。在同意替村民施洗之前,他会盘问他们所背诵的教理问题。尤罗伯会依据教会规范,替五十对夫妻证婚。

五月二十六日,尤罗伯为十至十四岁的七十名男孩开设学校。范.阿默斯福特(Andries Merkinius van Amersfoort)下士开始教他们如何用罗马化字母拼写。十月五日,尤罗伯在新港替女孩开设学校,并提交他编纂好的拼字课本和方言字典手稿。由于担心印刷成书时可能导致许多错误,尤罗伯建议总评议会推迟印刷作业,直到他返回家乡亲自监督。他再度要求让他带四、五个原住民男孩回国好好栽培。

尤罗伯另行挑选几名士兵担任教师,开始编纂扩增版的教义问答,包含三百五十三项问答,用来教育原住民教师,并着手训练几名男性新港社人。在大目降和目加熘湾也兴建了一所学校和教堂。

六个月后,来自巴达维亚的巡迴视察专员发现,总共已有一千零四十七个新港社人受洗。在萧壠和目加熘湾,超过20%的原住民受洗,而在麻豆将近有10%。在每所学校,一名荷兰教师负责教导五十至一百名孩童。「大多数人熟习祈祷文,能够大声背诵……他们十分虔诚,在展开日常工作之前,必定先祈求全能的上帝。当他们到达猎场时会跪下来,由学得最好的那个人念诵祈祷文,期许狩猎成功。」

在遥远的岛屿上施洗五千四百位原住民,使尤罗伯牧师享誉国际,并在台夫特(Delft)的新教教会位居要职。他在家中监督一六四五年十二月十一日发行的课本校对。这本二十六页的小册子除了简短的教义问答外,还包含主祷文和六首《诗篇》诗歌的译文。首批两箱小册子于一六四七年十二月运抵大员。此时在新港的学生人数增至一百三十二名,在大目降增至二百二十名,目加熘湾二百七十三名,萧壠三百九十四名。人数非常有限的牧师为了管理大员地区的村庄而忙得不可开交,于是在一六四八年决定引进荷兰语,作为遥远的放索的通用语。

一六五五年八月二十八日,尤罗伯因罹患黑死病而身亡。

被收养的孤儿雅各.范.拉美(Jacob van Lamay)可能是最早被尤罗伯带到荷兰的原住民,他被赋予基督教名字,并以出生地作为姓氏。他来到阿姆斯特丹,受雇于荷兰东印度公司,在二十四岁时与安娜.史楚伊(Annetje Hendricx Struys)结婚。

翻译/林金源

~以上为文章之部分节录,全文及更多精彩内容请参阅《raybet 》~


第268期 培植荷兰神.绘图/Pieter Janssen,图片提供/Lambert van der Aalsvoort" target="_self" class="ngg_lightbox">宗教版图 ↑ 自大员湾岸至台湾海峡南端,经东港、林边,到小琉球等地,是荷兰人在台湾逐步透过武力扩增的宗教版图。(绘图/Pieter Janssen)
第268期 培植荷兰神.图片/Lambert van der Aalsvoort" target="_self" class="ngg_lightbox">大员热兰遮城 ↑ 荷兰人建造热兰遮(Zeelandia)城,作为统治台湾以及对外贸易的总枢纽。
第268期 培植荷兰神.图片/Lambert van der Aalsvoort" target="_self" class="ngg_lightbox">大员热兰遮城 ↑ 荷兰对于大员热兰遮城的建设与治理充满热情与想像,即便筚路蓝缕过程中充满艰辛挫折。

~更多详细内容请参阅raybet ~

相关文章

发表迴响

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。必要栏位标记为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