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动物人间】师法于虫 微小却巨大的存在

撰文/吴佳珍(raybet 撰述)
摄影/安培淂(raybet 摄影召集人)

可以坐在牠们面前一整天,看牠们不知道在瞎忙什么。牠们有一个小社会,有的护着卵、有的出去找食物,分工合作。」九月,演员孟耿如上传了影片,兴奋地向粉丝介绍家里的新成员──蚂蚁。

拥有十万订阅数、专门分享蚂蚁饲养日常的YouTube频道「臺湾蚁窟」,也在众多猫狗频道中异军突起,光是一支帮蚂蚁「加盖楼中楼」(扩充蚁巢)的影片,就创造了八十八万次观看次数,让不少人对蚂蚁另眼相看。

台湾饲养昆虫的风潮,最为人所知的就是二十多年前掀起的「甲虫热」。俗称甲虫的鞘翅目昆虫,是昆虫纲中最大的一目,也是动物界中种类最多的,像是锹形虫、兜虫、金龟子、萤火虫皆为鞘翅目。

一九九○年代后半,日本率先风靡甲虫,没多久台湾也跟上流行;二○○四年,随着日本卡片游戏机「甲虫王者」的引进,更将台湾的饲养风气推向最高峰,但也在五年内迅速退烧。如今趋于稳定,盛况或许不比从前,但甲虫在爱好者的心中仍占有一席之地。

例如今年二十七岁的玩家孙绍钧,养虫资歷长达十五年,人生超过一半的时间都有甲虫的存在。从小学校外教学时抓虫回家,到现在育有巴拉望巨扁锹形虫、亚克提恩大兜虫等五十多只虫,究竟饲养甲虫的迷人之处是什么?
「昆虫不像猫、狗,牠们多半是出于本能反应,很难与人产生情感互动。我喜欢的是观察牠们的生命週期,以及那种从蛋到成虫、亲手饲育的成就感!」孙绍钧这么说。

养虫文化由来已久

事实上,昆虫饲养的文化可以回推到一千多年前的中国。

台湾大学昆虫学系名誉教授杨平世指出,最早源自唐代后宫女子养蟋蟀欣赏鸣声,传入民间后,兴起斗蟋蟀;而宋代有位「蟋蟀宰相」贾似道,着有世界上第一部蟋蟀研究专书《促织经》;明代出了「蟋蟀皇帝」明宣宗,让全国上下捲入「蟋蟀风」。直至近代,台湾乡间仍有斗蟋蟀活动,人与蟋蟀形塑了民俗文化。

另外还有一种昆虫创造了台湾人的集体回忆──上至六十岁世代、下至二十岁世代,只要是在台湾念小学,必定都有过「养蚕宝宝」的经验。

「我还记得我会拿毛笔,轻轻地把蚕宝宝扫到新鲜桑叶上,非常宝贝呢!」三十四岁的昆虫及生态讲师吕军逸笑着回忆。小学四年级的自然课,老师规定学生在家饲养蚕宝宝(家蚕),观察牠从灰白细瘦变得白白胖胖,再到吐丝结茧、成为蚕蛹,羽化为蚕蛾后破茧而出的变态过程。

为了张罗蚕宝宝的食物,吕军逸当时会与同学去文具店买桑叶或到路边拔;即使呵护备至,他也遇过牠们拉肚子阵亡的惨况。只不过,等到蚕蛾顺利产下大量的卵、孵化出黑压压的蚁蚕大军时,这些虫瞬间变成烫手山芋。「有同学说他不想养了,也有同学的妈妈拿去放生!」

横跨这么多世代的小学生都养过蚕宝宝,是因为台湾早年蚕茧及蚕丝外销兴盛,教科书商向蚕种制造场进货虫卵,再提供给老师作为教学。直到十年前,社会开始关注蚕宝宝的下场,教科书陆续改版,以观察毛毛虫(蝴蝶幼虫)、竹节虫或独角仙为主;老师也倾向集体饲养在班上或自然教室,而非各自养在家里,以免蚕宝宝悲剧重演。

成为讲师后,吕军逸曾询问养过蚕宝宝的学生:「观察到牠们有几对复足?」但没人仔细观察过。像这样「为养而养」,小学生从中获得了什么?

对人类的贡献多多

「在台湾,种类最多的动物,不是鸟类、也不是鱼类,而是我们身边最常见、也最常被忽略的昆虫。」杨平世指出。目前台湾已知的鸟类有六百多种、鱼类两千多种,昆虫则高达两万多种,其中不少是本土特有种。台湾多变的气候、多样的植物相以及特殊地形,造就了能提供众多昆虫滋长与栖息的场所。

然而,不少人只从人类的角度将昆虫分为益虫或害虫,甚至认为大部分是害虫。在人类史上,确实有不少昆虫造成灾害,像是疟蚊传播疟疾、家蝇携带霍乱病原、蝗虫侵袭农作物造成饥荒,以及在台湾散播登革热病毒的斑蚊、危害农作物的入侵红火蚁及秋行军虫。但害虫其实仅占少数,昆虫不仅在自然生态扮演重要角色,更在药学、医学、科技等应用方面对人类有诸多贡献。

~以上为文章之部分节录,全文及更多精彩内容请参阅《raybet 》~


第268期 师法于虫.摄影/安培淂" target="_self" class="ngg_lightbox">农业试验所昆虫标本馆 ↑ 农业试验所昆虫标本馆里,收藏有各种蜂、蝴蝶、金花虫的标本,是生物分类的根基。
第268期 师法于虫.摄影/安培淂" target="_self" class="ngg_lightbox">认识周遭生物及环境 ↑ 昆虫及生态讲师吕军逸带着亲子前往户外,打开小朋友的感官并激发兴趣,引导他们认识周遭生物及环境,最后再放走昆虫。
第268期 师法于虫.摄影/安培淂" target="_self" class="ngg_lightbox">人工蚁巢 ↑ 蚂蚁是社会性昆虫,人工蚁巢里的希氏巨山蚁,自行区分了蚁后居住区、育婴室。
第268期 师法于虫.摄影/刘子正" target="_self" class="ngg_lightbox">昆虫标本拆解实验 ↑ 台湾昆虫馆的昆虫标本拆解实验,让小学生以甲虫标本为材料,将各部位一一拆解下来,进一步认识昆虫型态。(摄影/刘子正)
第268期 师法于虫.摄影/黄一峯" target="_self" class="ngg_lightbox">和平共处 ↑ 当「大人类」正视「小昆虫」,了解牠们存在的意义,彼此才能和平共处。(摄影/黄一峯)

~更多详细内容请参阅raybet ~

相关文章

发表迴响

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。必要栏位标记为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