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人文采风】蒙古国的鹿石 寻找第一个大草原帝国

撰文.摄影/Julien Faure

型俄国制厢型车已经沿着唯一的道路行驶了五百公里。

这条路分隔开乌兰巴托与蒙古国中部的后杭爱省,此时忽然转入一条泥土路,周围是一望无际的绿色大地。时间只剩一小时,我们得克服最后三十公里的艰辛路程,穿越Khoid Tamir河沖刷出来的广大谷地,前往考古学基地营。

散落在草原上的祕密

法国人类学家杰罗姆.马凯(Jérôme Magail)任职于摩纳哥史前人类学博物馆,他透过车窗指着丘地上的一座小石墩。「别被外表蒙蔽,」他警告,「这些石头盖住一座墓。在河谷的边缘共有五百六十座!」这些墓埋在看起来几乎并无二致的大草原青草下,如果不留意便会错过。

以马凯为首,这个以考古学家、人类学家、人种学家合组成的团队,花费将近二十年时间,每年集结来自法国、摩纳哥和蒙古国的科学家,在Tsatsyn Ereg墓葬区挖掘在大草原上四散的神秘遗迹:高四公尺的巨型石碑,雕刻着跃向天空的鹿。

这些「鹿石」为什么会竖立于此地?为什么挖掘出数不清的坟墓?它们又透露出什么关于千年前栖居此地的民族的信仰?

马凯在二○○二年首度踏上蒙古土地,开始研究匈奴,这个中国典籍所记载,出现于西元前第三世纪的第一个大草原帝国。当时这个游牧民族联盟的规模大于中国的第一个帝国,其领土从西伯利亚南部,越过戈壁沙漠,延伸至鄂尔多斯高原。匈奴人留下大型的墓葬区,例如Gol Mod遗址,马凯曾在那里开启了他的第一次挖掘工作。然而,让他一直兴趣不减的是竖立于墓地周遭的巨型石碑。

马凯假设,这些纪念碑会不会是更古老的文明曾经存在的证据?他十分确信地说:「在现今的蒙古国各处,都曾发现数以百计相同的石头。这意味着应该有一个强大、未知的文明,可能催生出第一个大草原帝国,或至少构成它的一大部分。」

游牧民族的泛灵信仰

在面积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,范围大于后杭爱省的土地上,至今已记录下一千二百四十座巨型石碑,而另有一百座位于俄国边界。光是在Tsatsyn Ereg遗址就有一百一十五座。时间,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不变。

每座石碑分成三个不同部分。底部刻画阵亡战士的武器:盾牌、匕首、刀子、斧头和弓。有时是某些常见的动物,例如野山羊、野猪或马。

石碑中段是鼻吻细长、长着角的鹿,体型苗条,绕着石头跳跃。其行列有时始于一只被截短的鹿,使人想起牠从阴间世界復活。

随着牠们接近纪念碑的顶部,其形体缩小,彷彿正飞向天空。顶部刻有一个圆圈,可能象徵月亮或太阳,又或许是来世。

「当我第一次看见这些雕刻时,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些鹿绕着石头打转的动作,就像某种螺旋。在西方艺术中,我们不习惯看见这种动作。」马凯解释。「当时我正在撰写着关于图像学的论文,相较之下,欧洲青铜时代的图像非常一成不变!」

鹿是许多古老神话中的圣兽,是前往来世的引渡者。鹿是神奇的生物,半为动物,半为植物,无法驯养,牠的角配合季节的节奏生长和脱落。鹿体现了大自然的精神,成为这些游牧民族泛灵信仰的象徵。

石碑上的精准图形显现出极为一致的艺术手法,即使不同石碑相隔数百公里远。每座石碑的雕刻似乎都依据相同的规范,因为它具备相当明确的功能:让亡者的灵魂得以升天,以免成为游魂。如果亡者的灵魂无法进入来世,当萨满师提出请求时,祂将无法代表生者进行仲裁。

举例来说,当某位战士阵亡而非死于自然因素,其灵魂会被暴烈地逐出身体,变成「受禁制的灵魂」,四处漫游且危险。鹿石因此被置于坟墓四周,以「捕捉」这些迷途的灵魂,重新引导祂们进到来世。

如此高度系统化的图像,向科学家揭示一个共同文化和复杂社会结构的存在。每座石碑的繁复细节,暗示着工匠高度的精熟和训练。只有充分发展的社会,才能够在广袤的领土传播这种知识。这证明在西元前的第一个千年期,长城以北的部族已经高度组织化,构成早期中国典籍中描述的第一个大草原帝国的基础。

鹿石和考古挖掘,已揭开千年前这些大草原先民的面纱。

翻译/林金源

~以上为文章之部分节录,全文及更多精彩内容请参阅《raybet 》~


第267期 蒙古鹿石.摄影/Julien Faure" target="_self" class="ngg_lightbox">献祭供品 ↑ 对于草原游牧民族来说,牛、马、羊群不仅是最重要的放牧牲口,甚至于是死后的献祭供品。
第267期 蒙古鹿石.摄影/Julien Faure" target="_self" class="ngg_lightbox">3D测量技术 ↑ 来自法国的博士生威尔切克(Wilczek)用3D测量技术记录墓碑影像。
第267期 蒙古鹿石.摄影/Julien Faure" target="_self" class="ngg_lightbox">希望藉由马头,取得亡者灵魂庇佑 ↑ Tsatsyn Ereg遗迹石墩间的一颗颗马头是由数千年前的蒙古人献祭而成。他们希望藉由马头,取得亡者灵魂庇佑,迎向胜利。有些遗迹的马头多达上千颗。
第267期 蒙古鹿石.摄影/Julien Faure" target="_self" class="ngg_lightbox">鹿石 ↑ 数千年以来,无数日月星辰流转,一块块鹿石却仍伫立在大地之间,守护一代又一代的蒙古民族。

~更多详细内容请参阅raybet ~

相关文章

发表迴响

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。必要栏位标记为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