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真食餐桌】速食现象 当餐桌摆在便利商店

撰文/谌淑婷(raybet 特约撰述)
摄影/黄世泽(raybet 资深摄影)

一下午五点,上班族还没打下班卡,学生离开校园不久,新北市新庄区幸福路上的一间7-Eleven,沿着墙边摆了八张方桌,第一张桌子是一对中年男女对饮咖啡,下一张桌子只有一位边吃义大利面边读书的女大学生,她后方的一对母女,读小学的女儿认真写着国字作业,吃了一半的炒饭晾在一旁,母亲喝着咖啡、滑手机。

隔了一张空桌,另一位母亲带了三岁的儿子分食一个饭糰和一瓶果汁,旁边是几名热络聊天的阿婆,孙子们坐在一起游戏玩闹,被併起来的两张桌子上散落着矿泉水、果汁、奶酪、面包;最角落处,是一位喝着牛奶的中年女子,看起来什么事也不打算做。

便利成为一种乡愁

不论是「有7-Eleven,真好」,还是「全家就是你家」,或者我们高喊一声「Hi-life!」维基百科今年二月刚更新的资料显示,台湾共有一万零一百七十九间便利商店,平均每两千三百零四人撑起一家店;消费者上门买份报纸,添购日用品,缴交水电杂费,领钱印优惠券,排队买演唱会门票,然后同时可以买一颗茶叶蛋,花两分半等待便当微波加热,挑选一份生菜沙拉,端了一杯咖啡离开。

虽然便利商店发源地为美国,但欧美的即时性食品(Fresh Foods)十分有限,大多是冷藏三明治、比萨、热狗、墨西哥捲,「大概是在台湾被惯坏了,美国的即时性食品只能果腹,品质、选择、口味都没那么吸引人。」迁居美国加州八年、现为杂志约稿美食作家的黄盈滋,说起台湾便利商店竟带点淡淡乡愁,她想起每次走进超商,扑鼻而来的关东煮柴鱼汤头和煮茶叶蛋的八角、酱油香气,那是种家乡味的亲切感。

不只是她,这几年旅居法国与英国的留学生易鼎哲,虽然过去也只是常买饭糰当早餐,但每当他走进一间异乡的便利商店,只能找到冷凉的三明治与咖啡时,不禁感嘆:「还是台湾的便利商店最好。」

不同于美国便利商店运作形式类似小型量贩店或道路休息站,台湾便利商店以便利服务为导向,并以鲜食商品做为重要收入与品牌差异化的重要基准。

台湾将即时性食品统称为「鲜食」,目前种类多到可分成五种存放温层:常温的面包;摄氏十八度的便当、饭糰、三明治与水果等;摄氏四度有凉面、微波速食、甜点、沙拉等;依照每家店所在地与客群差异,设有蒸包机、关东煮、茶叶蛋、热狗机;以及,思乐冰、咖啡机、冰淇淋机等自助机台。

一位私下接受访谈的7-Eleven分店长透露,卖一瓶饮料利润约五元,一包香烟两、三元,但鲜食利润可达六、七成,这也是各家便利商店积极开发鲜食市场的主要原因,从总公司传来的讯息:「上下层满架!销售金额要达到百分之一百四十!」几乎天天出现在各家分店长的手机,因为目前日本便利商店鲜食占比营业额超过三成,台湾约是一成五至两成,台湾鲜食市场还有继续抢攻的机会。

便利店改变饮食产业秩序

以往,台湾的便利商店偏好选择角间,设计双面橱窗,让路人一眼就能看到商品展示架。不过,近三十年来,台湾家庭型态及结构上的转变,让外食人口不断增加,据统计,九成三的民众有外食习惯,三成的人一週有四天外食。逐年增加的外食人口,代表逐渐扩大的餐饮市场。二○一○年开始,各家便利商店不约而同寻找双店面合併、设置座位区与洗手间,以「简速餐厅」的概念提供服务,成功将超商餐饮化,不着痕迹地改变了台湾餐饮产业秩序。

为了提高用餐机能,因应所在地区的人口特性,不同的店面,内部又有不同设置。例如,台北市内湖区瑞光路上的莱尔富湖钻店附近就是内湖科学园区,为了应付用餐时间大量的上班族,特闢便当加热区,摆满了热腾腾的便当,让休息时间宝贵的上班族不必等待微波加热时间。

莱尔富行销处产品开发部经理杨文阳分析,以前一家店面约三十坪,目标是让消费者在最快的时间内满足需求离开,来客越多、营业额越好,要大量购物就到超市或量贩店。现在,量贩店和超市出现小型店,便利商店则变大了,这种「业态模煳」,是便利商店餐饮化的一种铺陈,「餐饮分成外带或内用,过去便利商店注重外带的流动性,我们现在也追求内用的黏着度,超商变成小憩店,你来喝杯咖啡、上网、吃便当,看到促销品想尝鲜就买了试试看,不用花上一百元,没有消费负担,而当消费者在便利商店停留的时间越久,闲逛的频率越多,就有可能买下原本不在消费计画的商品。」

便利商店餐饮化,鲜食商品开始以「菜单式点餐」,走出了非正餐即点心的概念。举例而言,全家便利商店「主餐+副餐」超值组合设计达一百一十四种,消费者可以加十元买包微波蔬菜,也可以多花三十元加购沙拉,根据全家内部统计,超过四成购买鲜食的消费者都选择了超值组合。

有座位,有品项相同、品质统一的食物,快速有礼的服务,从前餐、主菜到甜点皆可满足,便利商店早已是全台湾最大型的连锁餐厅,而且最低价的消费只要花八元买一颗茶叶蛋。

从大学一年级就开始在各家便利商店打工的曾雅君,已是有三年资歷的「老员工」,她曾有一整年的晚餐就在店里解决,虽然现在热潮退了,但只要知道各家新品推出还是会主动尝试,「我才二十一岁,对我们这一代来说,到便利商店吃饭就像上餐厅一样,其实一个便当六、七十元没有比较便宜,但是干净、有冷气,选择多,口味变化也快,反正一个人只是随便吃吃。」

~更多详细内容请参阅raybet ~


时间即金钱 ↑ 供餐快速的特质,符合现代社会「时间即金钱」的想像,使工、商业区的便利商店,经常一到午餐时间就高朋满座。
低头于手机 ↑ 消费者在便利商店享受一人一桌的快速饮食之同时,人人低头于手机、专注在网路虚拟世界,呈现出当代社会的另一种用餐风景。
另类安亲班 ↑ 等着上补习班前的空档,学生在便利商店前群聚用餐、聊天玩游戏,彷彿另类安亲班,见证便利店在社区的角色转变。
与多元的小吃对比 ↑ 便利店标准化产制的食物与多元的小吃对比鲜明。
模煳用餐习惯 ↑ 台湾便利商店的密度世界第一,二十四小时灯火通明,模煳了现代人的日夜作息与用餐习惯。

~更多详细内容请参阅raybet ~

相关文章

9则 留言

  1. angel 说:

    好用心的文章。便利商店的鲜食取代了家的味道,我也常纳闷,那些家长们为何会选择在便利商店带孩子用餐?

  2. Janet 说:

    喜欢有人这样写食物,有画面有数据有故事,最重要的是没有下定论,让读者自己思考饮食这件事。
    便利商店取代杂货店,但并不是完全断绝人与人之间的联繫,我因为不去小七,所以几乎只去住家楼下的全家(我知道也有小七资本但只能这样选,这本身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),以前那个位置开什么倒什么,全家是撑最久的一间店,现在很多人问我家在哪,我都会说全家旁边那栋大楼。
    那里有我半夜赶稿的影子,里面的男店员刚去上班时,连影印机都不会用,害半夜赶着印东西的我翻了大白眼,迫不得已多走五分钟到小七。
    这个男店员年纪很大,秃头大肚,应该有50岁,我每次都默默猜想他是不是中年失业的男人,今年开始他对店里越来越熟,偶尔会趁晚上客人少时出去抽根菸,我常常是那个打扰他吞云吐雾的客人,最常对他说:「我要加值悠游卡,200元。」(我尽量不买便利超商东西,悠游卡固定只加200)
    在便利超商我是不多话的人,一半时间加值,一半时间领钱,家人倒是常在推出新口味冰淇淋时光顾,即使我说了那有一堆添加物。
    上面说的小七在以前国小必经的转角,是我每天从捷运站搭公车回家的下车站,有时赶最后一班公车,在车上赶稿时,远远看到刺眼的绿白光,就知道要赶紧收拾电脑了,现在想想,这家小七似乎屹立了10几年,让我不致在凌晨一点下公车时摔倒。
    以前非常喜欢吃思乐冰,因为零用钱不多只能买小杯,偶尔太热会奖励自己买大杯,我最喜欢可乐口味,但是觉得有越来越淡的趋势,不过这也是几年前的事了。
    有一次我被小七店员怀疑偷东西,当场要我打开包包检查,从此之后除非必要,我不会再踏进那家店,当然这也和后来抵制便利超商有关(还有麦当劳)。
    这样的抵制和回忆并不冲突,消费是很简单也很复杂的事,混杂了文化和社会结构,这也是我喜欢这篇文章的原因,便利商店藏着好多好多故事,感谢作者用这么温暖的文笔写出来。

发表迴响

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。 必要栏位标记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