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特别报导】异域 台湾 泰缅侨生的无尽漂流

撰文/潘美玲(raybet 文稿召集人)
摄影/陈弘岱

一个谜语:有一种东西,平常并不觉得它的存在,也鲜少会刻意去寻找,但它确实保障了你的生活,甚至让你的生存理直气壮?

今年三月,没有身分证件的泰籍外配杨心梅,在大卖场顺手牵羊偷了一包奶精,刻意出此下策,才换得遭警方正式遣返泰国,终于回到暌违二十一年的家乡。

歷史大反差

没有身分的苦,很难说得出;莫名的恐惧时时袭来,也很难轻易拨得开。

七月三日,中国大陆包机直航台湾的前一天。平时为了隐藏没有身分的事实,必须躲在阴影下的泰缅孤军后裔(无国籍人球),打破惯有的沉默走上街头,集结了接近四百名泰缅侨生的抗议队伍,从立法院递交请愿书后,井然有序地步行到自由广场示威静坐,入夜,甚至决意绝食抗议。

游行中,学生们举起「国共对立,孤军变难民」、「国共和解,后裔变人球」、「不要『再』遗弃我们」的白布条,讽刺的是,没有身分证明的他们,依法是没有上街抗议的自由。

说是泰缅孤军后裔,这孤军的歷史又太久远了,在战争久远到引不起新鲜泪水的同时,痛,却是真实存在着。

来自缅甸腊戌的明振威来到台湾已经九年,犹记得刚从缅甸来到台北那种兴奋的感觉,回到的是「祖国」的怀抱,唿吸的是自由的空气⋯⋯,却也从没想到会走到今天这一步田地。

「泰缅地区华裔难民权益促进会」负责人刘小华表示,选择上街游行,是因今年五月递送一份请愿书给内政部移民署,却获得冷淡的回应。七月四日,正值台湾各界热烈引颈盼望与大陆正式包机直航首飞,国共之间的恩怨看来已是过眼云烟,但,六十年前留下来的国共内战的歷史债务,却未能同时处理完善。这样的歷史大反差,她认为是让政府为这歷史共业做出反应的时机到了!

泰缅权促会的主要诉求除了要求身分证,并吁请政府将《泰缅地区无国籍华人回国求学、定居作业办法》排入程序委员会,及进行《入出国及移民法》的修法。

当天晚间,总算获得内政部长廖了以的回应,并承诺泰缅侨生只要在七月十五、十六日「自首」,便发给效期一年的临时外侨登记证明。

异域 台北

一般学生担心的是毕业即失业,但对于这一群泰缅侨生来说,担心的却是大学毕业了,正当居留的身分也即将消失。为了能继续合法待在台湾,来自缅北腊戌的李美萍只好设法延修。来台八年,即使母亲生病也无法返家探望,当初听学长姐告知,在台湾只要居留满五年即可拿到居留权,然而五年过后,规定却延至七年,七年之后,又说以学生身分居留的年限不予计算。

许多泰缅侨生都是举债来台唸书,抱着极高期望回到「祖国」,想不到置身的,却是另一处异域。没有身分证,机车驾照无法延签;没有健保,也就失去了生病的自由;因为身分的不合法,只能从事餐厅或打零工赚取微薄收入,有时还要面临雇主的无理欺压,但一切也只能把泪水往肚里吞。

总是紧闭着双唇、个头娇小、乍看之下以为是个中学生的林志保,就曾因为在路上遭警察临检没有身分证明,而被关进新竹靖庐六个月之久。我小心翼翼地问他,其他学生只被关一两个月就放出来,为什么他会待这么久?得到的答案却令人心酸。林志保来自缅北一个偏远的小镇当阳,由单亲妈妈抚养长大,为了来台就学,家里借了一大笔钱。因无法兼顾经济及学业的双重压力,他被学校退学,又因为身分问题处处碰壁,心灰意冷的他因此并不急着从吃免费牢饭的生活中 被释放出来。在权促会的部落格中,他发表了一篇「浮萍人生」,署名「乌鸦」,他说原本浴火会成凤凰,但自己已经被烤成一只黑乌鸦了。

出身军人家庭的刘小华充满正义感地表示,台湾人可以「送炭到泰北」,却不愿意照顾从泰北回来的孩子,她厌恶这种「假面游戏」;况且,这些千方百计、循各种管道来到台湾的孩子,如果没能好好处理,悲观一点的,就像前一阵子从十一楼一跃而下的台大缅甸侨生;火爆一点的,或许就为了温饱而出去打抢,成为社会的不定时炸弹。

事实上,刘小华为泰缅侨生(孤军后裔)争取权益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民国八十三年她就开始为这些孩子们奔走,前后帮助了三百零七名泰北新娘、孤军后裔,解决了身分的问题。

但,本来已经解决好的问题,为什么十年之后又再度冒出来?

原来,为了解决泰北孤军后裔的居留问题,当局特于当时拟定了《入出国及移民法》第十六条第二款的「本法施行前已入国之泰国、缅甸或印尼地区无国籍人民,应许可其居留。」针对民国八十八年五月二十一日以前入境台湾的泰缅学生进行大赦。然而,现在出现的这八百多名泰缅学生,却也因为落日条款的设定而于法无据,无从取得身分。

给泰缅侨生一个身分,是政府的道义责任,也是对歷史一个公允的交代。但不能忽略的是,另一股来自「留台缅甸同学会」的不同声音。

~更多详细内容请参阅raybet 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七三游行 ↑ 刘小华(图右)带领数百名泰缅侨生的七三游行,诉求充满感性与悲情。然而细究问题的根源,矛头却不能不指向内政部、移民署、教育部、侨委会、劳委会等机关与法令所牵动的连锁效应。(图片提供/联合报)
晦明侨校 ↑ 泰北地区晦明侨校放学一景。台湾的侨教政策在歷经政党轮替之后,资源大不如前。侨委会在经费上的窘境,也可在行政院的预算仅百分之一的分配中略见端倪。(摄影/杜志刚)
身分问题 ↑ 泰北侨生胡桂清与胡解玲来台多年,因为身分问题一直处于摆盪状态,特别是与爱子分隔两地的胡解玲(图右)对于台湾政府的法令感到无法理解,尤其在行政程序上屡屡垫高门槛,让她感觉无路可走。
~更多详细内容请参阅raybet ~

相关文章

8则 留言

  1. 良心 说:

    如今仍分散在泰缅寮金三角的中国人不下十万,这是六十年来中国人大迁徙的一个集居地,海峡两岸的政府都知道这他们的来龙去脉,就是不愿过问,让他们自生自灭,

  2. UUU 说:

    打电话给PRC驻泰驻缅使馆,要求发给PRC护照

发表迴响

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。 必要栏位标记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