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人与自然】惜树如人杨甘陵


右手执鎚轻敲,左手持听诊器
杨甘陵老先生正凝神研判老树的病情
身为国内唯一领有证照的树医生
杨甘陵不只「悬壶济树」
他还希望推广树木专业养护制度
将尊重与珍惜生命的观念深植人心

撰文/李光欣
摄影/王嘉菲

个冬天的午后,台南延平郡王祠里不时传来电锯、水刀和钻孔机隆隆作响。「控固力打这厚,树仔捺会活!」老先生看着工人从庭院地面挖出来厚达数寸的水泥块直摇头。

位在一旁的市府人员追问老榕树还有多少存活机会?「现在等于是送加护病房抢救,大概只有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机会,」老先生惋惜地说,「你们太晚来找我了!」。

说这句话的老先生正是国内唯一领有「树医生」执照的杨甘陵。「身为树医生,看到树死掉,尤其是这么一棵一百多年的老树,心里当然会难过。」杨甘陵说。凌晨六点从新竹驱车南下,十点开始为罹患重病的老树动手术,一行人已经忙了大半天,「不管怎样,阮尽量做,这棵老树不久又会长出新芽来也说不定」,杨医生并没有放弃希望。

从无人理睬到声名大噪

杨甘陵今年七十七岁,一头稀疏的白髮,厚厚的老花眼镜,言谈间不时流露着腼腆的微笑。「每棵树都是爷爷的宝贝,」杨甘陵的孙女杨淳婷形容他爱树的程度,就好比疼自己的小孩,「树医好后,只要一有空,他还是会回去摸一摸、看一看。」

跟随杨甘陵多年的曾吉发透露,杨医生曾中风过,但身体不便并没有中断他医树的心愿,现在他每个月有二十几天奔波各地「悬壶济树」,手头上也总有厚厚一叠的求诊传真,忙得不可开交,身手反而愈见灵活。

曾吉发强调,杨医生开植物诊所并不是以赚钱为目的,而是因为他个性念旧,捨不得曾陪伴几代人走过悠悠岁月的老树,只因为生了病,就遭到砍伐,甚至被连根拔除的命运。

十年前,当时已经六十八岁的杨甘陵,决定赴日本报考「树医生」。树医生是日本为绿化环境、推广树木专业养护,而推出的一种证照制度,入取率相当低,每年总有上千人报考,从一九九一年推动此一制度迄今,全日本仅有七百多人取得树医生资格,而杨甘陵一直是唯一榜上有名的外籍人士。

不过,这位日本媒体竞相报导的焦点人物,当时在国内却没有受到重视,「那时候,一说我是『树医生』,就被人家笑到鼻孔朝天。」杨甘陵回忆说。于是他自掏腰包在各地医树,遇到病情严重的「病患」,就写调查报告向县政府「投诉」,但几乎无人理睬。

就这样,杨甘陵足足当了五年的「义工」。一九九七年,杨甘陵开始了不一样的际遇。那一年,阿里山国宝级树木吉野樱得了怪病,从树皮烂到树心,束手无策的林务单位赶紧从日本延聘来三位树医生,不料他们竟众口一词推荐:「台湾也有位树医生,找他就行了!」他们指的正是杨甘陵。在他的妙手回春下,吉野樱果然起死回生。隔年春天,前来赏樱花的游客络绎不绝,连交通都必须进行管制。杨甘陵从此声名大噪。

科学化的诊断与治疗

「这都是土地公和树神保佑。」杨甘陵并不居功,他也真心相信老树是有灵性的,所以每回医树前,他都要先虔诚焚香祝祷。

杨甘陵强调,几次经验让他相信这绝非迷信。他提到有一次,在山仔后台银训练所为一株年逾百岁的楠树进行手术。当天来了十几位中外记者,他见到摄影机一字排开等着採访,就赶紧动起手来,不料一连三支电锯都无法发动,改用水刀,一样动也不动。

这时杨甘陵想起他忘了拜拜,现场记者则是一脸狐疑地看着,说也奇怪,就在工作人员和土地公及树神打过招唿后,电锯、水刀一一恢復正常!

拜拜或许是杨医生对待「病人」心存敬意的表现,他的诊疗方法却是相当科学的,疗箱里不仅有测量土壤酸硷值和树叶叶绿素含量的仪器,就连一般医生看诊用的听诊器也没有少。杨甘陵为我们解释听诊器的用途:一手拿槌子轻敲,一手拿听诊倾听,如果声音听起不够结实,就表示木质部分和表皮分离,也就是说,里面已经被虫蛀掉了。

「树健不健康,第一个要看树冠,上面的叶子又大又厚,就表示这棵树没问题。」杨甘陵打开话匣子谈到,树木生病不外乎人为伤害、病害、虫害、兽害及气象伤害五大原因,他医过的树绝大多数都是因为人为伤害,其中又以「封盖伤害」和「覆盖伤害」最为常见。

~更多详细内容请参阅raybet 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药浴 ↑ 爱树成痴的杨甘陵,在考取树医生执照前,任教于新竹市老人大学园艺系,擅长为树木进行外科手术。「医疗小组」须用高压水柱为树木进行全身「药浴」,洗去经年累月附生在树干上的病菌。
伤口缝合 ↑ 在伤口处钉上塑胶皮,完成「伤口缝合」。

~更多详细内容请参阅raybet ~

相关文章

1则 留言

  1. 谢谢树医生 说:

    我看到下面这句话,我就哭了:
    他们竟众口一词推荐:「台湾也有位树医生,找他就行了!」他们指的正是杨甘陵。在他的妙手回春下,吉野樱果然起死回生。
    谢谢杨医生。

发表迴响

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。 必要栏位标记为 *